那一头断了尾巴的老母牛,陪伴着我的春夏秋冬

作者:新葡亰书评随笔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01 00:30    浏览量:

那一头断了尾巴的老母牛,陪伴着我的春夏秋冬。  家里十几亩地,耕种翻犁都是家里的那头母牛,有的邻居没有牲畜的,还得借给他们用。老牛还要生小牛,这样才能挣到钱。老牛吃的麦秆都是用井里的凉水淘洗过的,单独的住在东屋里,储存的秸秆占据了整整一间西屋。大门洞正对着的是三米多长,五米多宽,两米多深的巨大的化粪池。后来的化肥复合肥多了,满坑的粪堆到了下雨天流的满大街都是。街上的墙角边屋后面到处是堆积的粪堆,有的都超过两年了,风化的成了黑灰色的尘土,遮天蔽日,刮到了树梢上。

图片 1

  还好,村里的水塘比较多,老牛干了一天的活回来,牵着它去水塘里游那么几圈,就拴到了池塘边草多的地方随它啃去了。等到全身浸泡的发白了,这才牵起老牛回家去。家里还有一头公牛,全身毛色金黄,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,拉起地排车来呼呼的跑,拉都拉不住。这家伙有个闲差事,给合适的母牛配种!压井水压满一池子水得一上午,关键是三天就得全部放掉重新压满。还得天天锄牛粪,天天给它们梳理牛毛,童年的闲暇时光都用到伺候这两头牛身上了。终于村里的收割播种机械化程度高了,家家户户开始买骡子或者马跑运输了。直到有一天,家里购买了一台150回来,这比小120马力大,特别的有劲。我兴奋的坐上去,开到场院里溜圈玩。

童年总有许多趣事,我的童年,除了读书外的时间,大多是和牛一起度过的。每个周末,寒暑假必不可少。

  牛用不到了,也过不了多久也就卖了。牛棚也拆除了,粪坑也跳平了。重新翻盖的院落瞬间整洁了许多,可是总感觉少了什么。这台拖拉机陆陆续续为我家服务了近十年的时间。工业园占地,家里没有地了,拖拉机闲置了几年就破旧不堪了。家里始终舍不得卖掉,也卖不了几个钱,放在废弃的场院里又呆了几年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。

大多放牛娃都是男孩,女孩多在家里帮衬着妈妈做家务。我家因哥哥们外出读书,奶奶勉强还能煮饭,就缺一个放牛的,于是,我理所当然的补了这一缺。因这活,生出很多放牛趣事,其中夹杂着各中悲喜。

  牛有没有感情不知道,拖拉机有没有感情也不知道,但是当命运与它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我生长的感情分享给了它们。我不知道喜不喜欢曾经的时光,也不知道爱不爱黄牛还有铁牛,只是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久久的难以割舍,难以忘怀!

最开始放牛时,只有6岁,家里有一头断了尾巴的母水牛,非常乖巧,不乱跑也不欺负人。母牛还总是拖着两头仔牛。在我放牛那几年里一直如此,别人放牛都是一个,我却是少不了三个的。妈妈担心我年纪小,压不住牛,总让我和一位奶奶一起。我叫她:“三奶”。每次放牛前我都要去她家喊她,大家同时开牛栏,在村头的庙树下刚好能汇合,一起赶着牛上坡。

有乖巧的母牛,和三奶一起,父母对我放牛就更为放心了!

放牛也是分季节的,春夏放牛不能离开视线,秋收之后放牛,就放敞牛了!

牛也是通人性的,断尾巴水牛非常乖,赶它在哪吃草,它就只在那一片,不会让我看不见它。放牛走累了,就踩着它的前脚腕,揪着它脖子上的毛,爬上它的背上骑着它来去,它静静的让我骑,骑上之后也从不会乱跑,稳稳当当的。这个时候,我总会开心的唱着小调,无比的喜欢放牛。

因它听我的话,对我好,我也很爱它。它身上有牛虱子,我会不怕脏不闲累的帮它一一拿除。它怕热,爱洗澡,我不怕远,再长的路都会赶着它去泡泡。小牛仔也很喜欢我,总爱在我身上蹭来蹭去。有时高兴了兴奋的奔出大老远又飞奔到我身边来,逗我开心。

可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脚。

所有放牛娃都有找不到牛的时候,牛是一个家庭里的贵重财产,对一个家庭相当重要。如果真的丢失了,那是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对于放牛娃来说,丢了牛,是最怕的事了。少不了回家要挨一顿骂,碰到脾气暴躁的父母还必定要挨打的。

记得有一次,一个天气炎热的夏天,我把牛赶到山坡上之后。便找了阴凉处干净的草地躺下,心里想头:“太热了,就躺一会儿吧!”看着蔚蓝的天空,身边都是半人高的绿草,草丛中红黄蓝绿各色野花。顿觉全身放松,一会儿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已是两个小时之后,迷糊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是在山上,马上就想到了牛。立即跳起来,到处寻找。可哪里还有牛的影子?急得直哭,寻遍了几个山头,都未见牛的身影。

天色渐晚,垂着泪回到家,怯弱的向爸爸说:“爸,我找不到牛了。”

爸爸出神了好一会儿,才明白:那头乖母牛,确实被我这从不失策的乖女儿弄丢了!于是立即请叔叔伯伯们帮忙,问了我放牛的位置。大家商量着你走哪条线,我寻哪条路。饭都来不及吃,一大群人就立马出发,寻找去了。我看到他们那阵式,更急得泪流不止。

妈妈常说偷牛贼很多,我的乖牛儿会不会已经被偷走了;小伙伴们常说隔壁村的人看到牛跑到他们的地界就会悄悄的关起来,等别人不再寻找时,大家就组织起来一起把牛杀了,煮牛肉汤吃。还有平时放牛时杜撰的很多故事,这时都被我想起来,越想越害怕,越想泪越流不干。妈妈看我这样,也不好过多的指责我了,只能边做饭,边出门看爸爸他们回来了没有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neoniq.com.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